笔趣阁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最大的惊喜(4000)

“怎么”

这并不是吴良预想中希望甄宓露出的表情,至少不全是。

在吴良的预想之中,甄宓现在仅仅只表现出震惊与刮目相看的状态就够了,当然,若是再加点崇拜与尊敬那就更美妙了。

至于其他意味复杂的表情,反倒令吴良有些疑惑与不安,难道什么话说错了么

“你说的太多了”

甄宓附到吴良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说的太多了”

吴良心中更加不解,不是说错了,而是说多了

“我是千算万全都没算到,你竟然也能够窥探天机,不愧是我相中的男人不过你需知道,能够窥探天机是好事,这是天道赋予你的福缘,亦是旁人难以企及的福分,但这福分乃是你一个人的福分,你可以利用这福分去做许多事情,去做最正确的选择,这本无可厚非,但却不该将天道玄机对旁人说得如此明了,如此将这福分强加于旁人身上,便是违背了天道运行规律,日后恐遭五弊三缺之苦。”

甄宓极为严肃的小声劝诫道。

“”

吴良一愣,难道自己根据历史对关羽胡乱扯了一通居然真就扯在了关键点上

是关于“水”的那番提点

还是关于“和亲”的那番提点

又或是关于“性格”的那番提点

或者全部都被他给说中了

这本在吴良的预料之中,却也在吴良的预料之外。

预料之中,乃是因为作为一名穿越者,他所说的都是关羽在历史上的真实经历,对于他来说关羽的命数早已有了定数,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天道赋予关羽的命运轨迹,只是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经历,因此还不知道罢了。

也是因此,吴良在开口之前才自信能够唬得住懂得相面之术的甄宓。

而意料之外,则是因为他这通胡扯其实与相面之术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因此也没想过甄宓会是如此表现,甚至如此紧张的提醒自己莫要道破天机。

现在他已经开始思索另外一个问题:

他这些不是基于相术或是预思之术的提点,究竟能不能算作道破天机,又是否会真的会因此遭受五弊三缺之苦呢

后世民间的确是有类似的说法。

吴良没有亲眼见证过,也从未有相关的异士站出来以身说法,因此这种说法究竟能不能当真还犹未可知。

不过现在真正掌握了相面之术的甄宓说出这番话来,却是吴良想不信都不行。

因此现在的问题又转了回来:

他这种做法究竟算不算道破天机,又会不会因此遭受天道报应

感觉上应该得算是。

毕竟他的确提前剧透了关羽的命运,而命运就是天道的事,这样的提前剧透自然也得算作道破天机,与相面之术相比区别只在于窥探天机的方式罢了。

不过从甄宓的话中他也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

窥探天机没有问题。

利用窥探出来的天机去做一些事情也没有问题。

但就是不能对当事人道破天机,否则这便是将这福分强加于旁人身上,便是违背了天道运行的规律,便可能遭受天道报应。

吴良细细回忆。

还好还好

除了关羽之外,他此前还并未对某一个人说的如此之多,最多也只是耍些小聪明做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事情,问题应该不大。

与此同时。

“四弟,可是出了什么岔子”

刘关张三兄弟亦是注意到了吴良与甄宓的窃窃私语,此刻正有些疑惑的望向他们二人。

“没有”

吴良笑了笑,刚要说话。

甄宓却已经将话茬抢了过去,指着关羽没有好气的说道:“天道昭昭,因果循环。此乃天道循环之规律,并非凡人能够轻易窥探,更不能将天机公之于众,否则便是逆天而行,定要遭受天道报应,我夫君方才为他指点迷津,定是已经对他产生了影响,因而改变了天道运转如今我夫君莫名感受到了一丝不适,亦是与此有关,可我夫君是个死心眼,他还坚持要为你们相面,你们若是真将他当做你们的四弟,若是不想他遭五弊三缺之苦,能不能请你们行行好,不要再教他说下去了”

“”

刘关张三兄弟顿时愣住,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吴良也是微微愣住,还剩下一个张飞,他还想着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说上一说将张飞糊弄过去了事来着。

不过显然甄宓的这种处理方式要更好一些。

话说到这个份上,哪怕就是他不再为张飞“相面”,张飞也说不出什么来,甚至刘关张三兄弟还要对他更加感恩戴德。

尤其是关羽,他毕竟是直接的受益者。

尽管正史之中其实并没有像三国演义中那个“关羽华容道义释曹老板”的经典桥段,但关二爷的人品依旧非常说得过去,这份恩情他已经会记在心中,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能成为吴良的一张底牌。

至于刘备。

吴良可是要助他打造“个人情,最起码现在一定是给他留下了一个极为不错的印象。

至于回报嘛,吴良暂时就不想了,刘备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成为他的底牌。

最多也就是以后他混的好了,吴良又走投无路的时候,可以投奔到他那里去避难只是这一世刘备能不能混出名堂还是个未知数,毕竟他可是正犯着“小人”呢。

如此沉默了几个呼吸之后。

“四弟,是大哥疏忽了。”

刘备终是面露惭愧之色拱手对吴良说道,“你此前已经说过道破天机的恶果,我明明应该心中有数,却还带着你二哥、三哥前来苦苦相逼,大哥真是糊涂啊。”

“四弟今日指点之恩,二哥铭记于心永不敢忘。四弟,日后你若因此遭遇不幸,无论二哥在哪,无论二哥是何处境,只要你派人前来知会二哥一声,二哥定会放下一切事务前来相助于你,否则便如此柴”

只听“咔嚓”一声,关羽不知何时已经从旁边捡来了一根手臂粗细的柴火,一边说着话一边当着吴良的面用力折断。

吴良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

关二爷这一诺,值过千金也就只比他这个“一诺万金”的诚心小郎君略差了九千多金罢了。

“啊哈哈哈。”

张飞则是咧开嘴笑了起来,摆出一副洒脱模样说道,“四弟已经给大哥二哥看过了命数,我就不必再看了,想我年轻力壮家境优渥身体康健容貌俊美武艺过人,定然也是一副难得一见的好命数,再者说来,人这一生最为玄妙的地方便是不知未来,若是真什么都提前知道了,今后的日子便难免过得畏首畏尾,如同带上了一副枷锁一般,如此岂不是少了许多惊喜与快乐,你说是不是啊四弟”

“还是三哥看得通透,请受小女子一拜。”

不待吴良回答,甄宓又是主动接下了话茬,如此也等于侧面表示不会教吴良继续为他相面,今日便到此为止了。

“多谢三哥理解。”

吴良亦是拱手谢道。

接下来也便没了什么要紧事。

吴良与三人寒暄了片刻之后,终于正式向刘备提出了第二日一早他将带上瓬人军众人入城暂住的想法,待刘备搞定了黄金的时候便可入城寻他,他再协助刘备打造“八卦化煞镜”不迟。

经过了这些事情,刘备自是更加信任吴良,自然也没什么好怀疑的。

不过临了他还是向吴良讨了一块绢布,写下了一封亲笔书信,教他明日进城之后拿着书信去找赵云。

还说他与赵云关系不错,赵云见到书信一定会好生招待吴良等人。

果然如历史记载的那般,刘备与赵云早在这个时候就已经认识,并且两人之后还会继续产生联系。

只是临了刘备却又告诫吴良,暂时不要告诉赵云他现在就在郡城之外。

具体什么原因却又并未明说。

吴良自然也不会多问,不过现在他已经更加确定,刘备此行根本就不是来找赵军的,定是有着不为人知却又要避人耳目的目的。

这自然也更加坚定了吴良派人跟踪刘备的决心

是夜。

甄宓主动要求留宿在吴良的营帐之内。

事实上在这种荒郊野外,吴良是从来不会乱来的,哪怕他与白菁菁早已坦诚相见,在这样的环境中也是分开各睡各的,免得因此消耗有限的精力,从而降低了警惕。

见状。

白菁菁不知道是因为吃味,还是担心甄宓夜里会对吴良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竟也立刻提出今夜要在吴良帐中留宿。

搞的吴良好好承受了一番瓬人军众人那耐人寻味的目光。

不过他脸皮子够厚,这种场面倒还承受的住,反倒是臊坏了要脸的白菁菁。

至于甄宓。

这姑娘更是比吴良的脸皮子还厚,在这个极为讲究礼仪的时代,根本就没有那个姑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与男子有身体上的接触,哪怕是同胞兄弟都不行,唯有她无论是挽住吴良的胳膊,还是倚靠在他身上,又或是以一种不太雅观的方式共乘一骑,她都完全是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尴尬的只有旁人。

不过进入营帐之后。

也不知道是因为白菁菁也在,还是因为她本来也没那个意思,倒并未对吴良有什么非分之举,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你今日可真是给了我一个始料未及的大惊喜,我不得不承认,你比那个死鬼更加厉害”

这“死鬼”说的自然便是“大禹”,她已经不止一次用这个称呼去指代他。

不过应该也是因为白菁菁在场,她倒并未说的太明白,停顿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我对你刮目相看,说说吧,你身上究竟还有哪些我不知道的惊喜,莫要教我去猜。”

“说出来便不是惊喜了。”

吴良亦是笑呵呵的看着她,开口反问道,“再说了,你不是会看么,难道天底下还有你看不出来的东西”

“你究竟说还是不说”

甄宓忽然板起脸来有些恼怒的道,盛气凌人的态度再次显露出来。

“注意你的态度。”

吴良则又是不急不缓的笑道,“我觉得现在有必要梳理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若将我当夫君,便应有对待夫君的态度,你若将我当合伙人,也应有对待合伙人的态度,但你如果只是将我当作一个傀儡,一个听你任你的奴仆,恕我直言,我最大的缺点就是腿脚不好,很难跪的下去,劳烦你去找一个跪得下去的人,不要再纠缠于我,这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吴良不由的又想起了甄宓在正史中的悲惨结局。

直到现在他还是想不明白曹丕赐死甄宓的原因,毕竟曹丕可不是穿越者,应该也不是什么异士,而甄宓的背后便是涂山女娇,她完全有能力将曹丕把控的死死的,为何便会落得那么一个下场呢

“”

甄宓随即愣住,片刻之后竟笑的花枝乱颤,一边笑一边道,“惊喜这便是最大的惊喜,哼哼哼哼,不愧是我的男人”

吴良与白菁菁面面相觑,这姑娘究竟什么毛病

而甄宓笑罢之后,轻轻拭去眼角笑出的眼泪,竟又端端正正的对吴良施了一礼,极为恭顺的说道:“天色不早了,夫君早些歇息吧,妾身便先告退了。”

说完,她也没有转身,而是保持着躬身的姿势一步一步的退出了营帐

次日一早。

吴良辞别刘关张三兄弟,便带着瓬人军众人大大方方的进了郡城。

不过他倒并未带着刘备的亲笔信去投奔赵云,而是在城西寻了一处民居暂住了下来,倒不是因为吴良不想见一见赵云,只是觉得若是受了赵云的招待,其实也等于进入了赵云的视线,有些行动便不好做了。

而杨万里则并未随他入城。

走出山谷不远后,确认刘备并未派人监视他们,杨万里便带了几个人与吴良等人分道扬镳,藏于暗中探查着他们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