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玩家走狗满天下 > 60:咱们,又见面了?

准备一番,三人再次出发。

路上确实碰见过一些阴祟怨鬼,但都被高河二人解决了,算是锻炼他们的实战能力吧。

当然,最后的补刀都归左崇明所有。

尽管这些孤魂野鬼给的修为很少,但蚊子腿也是肉嘛。

左崇明现在有妖魔元丹,相当于多了个修为储备池,完全不担心修为溢出。

李月学着左崇明刚刚的动作,试图震掉剑上的血渍,可惜她火候不够,反倒溅了自己一鞋。

咳咳。

咳嗽掩饰尴尬,李月显摆似的扬起小脸:“明哥,我刚刚的剑法怎么样”

“不怎么样。”

左崇明嘴角一抽,毫不留情的吐槽:“剑法里花哨动作太多,好在你遇到的家伙更弱,否则”

武技的修炼和运用,完全是两码事。

宗派弟子最令人诟病的一点,就是练的太多,用的太少,说白了就是缺少真正的实战经验。

这导致他们在战斗时,往往会下意识的做出多余的动作。

比如,明明退半步就能躲开,非要装比的旋身躲避,明明一剑直刺就行,非要挽个剑花。

类似这种脑残行为,简直数不胜数。

对比李月这种宗派弟子,散修武者一般不会犯这种病。

因为犯病的要么已经嗝屁,要么就遭到了现实的毒打,吸收到足够的教训。

“额”

李月瘪瘪嘴正要辩解,不经意间瞄到前面,眼睛陡然瞪得溜圆:“明,明哥,那边竟然有棵树。”

这地方怎么会有树

还他么是活的

“太奇怪了。”

高河皱眉说道:“此地与外界隔绝千年,咱们从进来到现在,除了妖魔就没见过其他活物。”

“不,不要说活物了,就连草木都没有活的,突然就出现这么粗的一颗活的大树,端是诡异。”

就在这时,那颗高耸足有十几丈,数人合抱不住的大树,繁茂的树冠猛地亮起点点绿色星光。

仿若大量萤火虫聚集,闪闪烁烁明暗交错,颇有种奇特的美感。

但高河二人见到这一幕,却由衷感到一股子邪性,禁不住乍起鸡皮疙瘩,暗暗提高了警惕。

高河逐渐严肃起来:“定然是妖魔。”

李月附和点头:“没错,能活到现在的除了妖魔,就是邪祟”

“额”

左崇明目露怪异,迟疑着张了张嘴:“这玩意,我似乎有点眼熟。”

可不眼熟吗。

前两天刚见过。

好家伙,敢情这货没死不对,应该是没死透啊

他也没感到意外,毕竟草木类的精怪,向来是实力一般命挺硬,有保命的秘法也不足为奇。

让左崇明惊奇的是,这货竟然敢溜进秘境里头真就不怕死呗

高河不解的挠头:“明哥,你见过这树”

左崇明唇角扬起,吩咐道:“这个以后再说,你们俩现在去回光庵一趟,把赤狐的尸体带过来。”

“尸体行吧。”

高河顿时更加懵逼,但他心态摆的很正,也没打破砂锅问到底,招呼李月朝来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直播间里的观众,顿时快乐起来。

因为不少人都认出来,这货前两天死的十分悲催的桃树精。

“好家伙,这运气也没谁了。”

“话说,左崇明为啥让他们找回尸体啊”

“那还用说肯定要故技重施呗。”

“别说了,脑子里已经有画面了。”

“这桃树精也忒惨了吧”

女解说兔兔抱着抱枕,感叹的道:“勇士姐姐,这桃树精也太倒霉了。”

菊花勇士凭借着几次精准的预测,如今在归途的圈子里,已经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

兔兔也是个聪明人,刻意迎合之下,很快与之成了好闺蜜,经常一起连麦解说。

菊花勇士沉吟着道:“比起桃树精,我更奇怪的是这个秘境,我总觉得秘境跟左崇明有关。”

这话一出,弹幕顿时飘出大片的问号。

兔兔顿时愣住:“额,姐姐你说明白点呗”

菊花勇士不欲多言,摇摇头说道:“就是一种感觉而已,没什么真凭实据。”

“又一个”

少女惬意的招了招手,数条根须延伸出来,顺着伤口钻进尸体内。

伴随咕噜咕噜的吮吸声,尸体肉眼可见的干瘪。

仅仅几个呼吸便被吸干,随即有根根木须钻出,迅速的分叉生长,绽放出瑰丽的黑色桃花。

咔嚓,咔嚓

尸体以极为诡异的姿态从地上爬起,眼睛的位置亮起幽绿的光芒,随即恭敬的对少女垂下头。

少女不,应该是桃树精,她现在的心情非常好,十分好,相当好

随着不断有妖魔,武者死在她手里,她的伤势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如果能再引来一些鱼儿的话,她就有把握去渡厄寺,弄死那些境界比她高,却十分虚弱的前辈。

就在这时,她布置的暗哨传来反馈,附近有人在打斗,这群人似乎是因为妖魔元丹起了内讧。

“真是天助我也”

桃树精大喜过望,连忙指挥傀儡前去追杀。

送上门的礼物,她没理由不要

十几具傀儡得到命令,浩浩荡荡的前往战场。

约莫半刻钟过后,傀儡不负众望一员没损,扛着尸体得胜归来

“果然”

桃树精贪婪的看着赤狐的尸体,两眼直放光:“化形大妖,没错,就是这种气息元丹呢”

她身上瞬间延伸出大量根须,噗嗤扎进尸体之中,疯狂的吮吸着残留的妖力。

直到尸体干瘪,宛若渣滓般碎裂一地,桃树精才意犹未尽的睁开眼。

真舒服等等

她脸色猛然剧变,体内的妖力竟然在躁动,隐隐有失控的倾向。

而她刚刚孕育成长的本体,其枝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败,绽放的黑色桃花更是片片掉落。

就在这时,遥遥传来耳熟的轻笑:“哎哟,真巧啊,咱们又见面了。”

这声音

桃树精猛地抬起头,幽绿的双眸愤然看向声源,死死的盯着这个熟悉的身影:“又是你”

高河二人听到这话,禁不住打了个冷颤,错愕的看向左崇明。

尽管只有三个字,但蕴含的情绪太他么饱满了,怨恨,愤怒,震惊似乎还有带着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