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舌尖上的斗罗大陆 > 第两百六十一章 海神湖上海神缘(起点主站均订五百加更2/2)

“竹哥竹爹我待会儿能不能在惺惺相惜这一关拿到好名次,可就靠你了啊”

站在秦月竹身边的一位男学员此刻猛地拉了拉秦月竹的衣服,脸上多了几分激动和紧张,“这一次海神缘我要是能和希希牵手成功,请你去寒食吃大餐”

“那我可要吃紫牌菜肴了”秦月竹脸上多了几分玩味。

“这”那男学员脸上一苦,狠狠咬了咬牙,“成交”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为了心爱的女生,兄弟这一刀,我墨祁挨了

随着两人小声地嘀咕,郁怜心也开始介绍海神缘的活动流程了。

“下面,请所有参加今天海神缘相亲大会的男学员们做好准备,稍候将有四十七道光柱出现在湖中,距离我们这些海神仙子们最近的学员,将最先进行第一环节,所以靠后的学员很可能就无法在第一环节拿到合适的名次了,这一点大家可要注意了。”

“不管你们用什么方式,只要落在光柱所在的睡莲叶片上,就算占据了位置,但千万不要落水,那将会被取消继续参加本届海神缘相亲大会的资格。”说到这里,郁怜心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

每一年抢荷叶的这个环节都颇为精彩,她也有些期待起来。

“来了来了,竹爷爷,靠你了”墨祁紧张地跺了跺脚,脸色严肃了几分。

为了幸福,今天谁都别想拦住我

“放心吧。”秦月竹脸上满是从容。

他的实力虽然也就五环,在内院学员之中不算拔尖,但因为武魂和魂技的一些特殊性,在接下来抢睡莲叶片的环节之中有不小的优势,因此被好友拉来帮忙。

很快,湖面上有四十七道淡金色光柱冲天而起,和女学员一字排开的光柱不同,这四十七道光柱错落分布着,距离女学员所在的位置有远有近,每一片光柱之下,水面上都漂浮着一朵睡莲,叶片约莫一米直径。

显然,这样的安排是故意为之。

“大家准备好,三,二,一,开始”随着光柱浮现而出,郁怜心开始了倒计时。

一声“开始”之后,原本骚动的湖畔顿时有了各种魂力波动爆发。

所有男学员,在这一刻都不再低调了。

墨祁身后猛地闪现出五个魂环来,魂力一震,整个人猛地朝湖面最前方的一个光柱而去。

他的脚尖在水面上轻点,借力再度跃起,整个人几乎化作一道黑影,速度极快。

这位墨祁,竟然是一位敏攻系魂师。

毫无疑问,敏攻系魂师在这个环节里优势更大。

但墨祁并不是优势最大的那一个,几乎在他身形暴掠的同时,湖畔上三道身影冲天而起。

这三人武魂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点便是,他们都能飞。

毫无疑问,飞行类魂师在这个环节,才是最大的赢家。

“月竹出手”墨祁瞳孔一缩,下一刻爆喝出声,身后魂环亮起,速度更快几分。

此刻湖畔几乎所有男学员都已经离开了原地,各自朝着光柱而去,只有秦月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带着几分轻松的笑意,“放心。”

他的背后,五道魂环缓缓浮现,与此同时他的身畔开始有金色的光纹凭空浮现而出,化为一个个无法辨认出的字符,在半空中微微闪烁。

秦月竹抬起头来,他的瞳孔之中隐隐有同样的金色字符闪动,背后的第四魂环在这一刻忽然亮起。

“无极文字,禁空”

一声低喝,飞在空字来。

在他们的观感之中,四周的空气好似被抽离一般,让他们的双翼再也无处受力,偏偏呼吸却没有任何阻碍。

“靠秦月竹你不参加就算了,还玩阴的”

都是内院学员,大家对于彼此的魂技都很熟悉,此刻秦月竹一出手,三位飞行类魂师之中为首的那一位顿时怒骂出声来。

他的实力更强,已经达到六环了,但在秦月竹的禁空字符之下,同样短时间无法挣脱。

果然,控制系没一个好人

三位飞行类魂师瞬间爆发,强行挣脱开秦月竹的禁空字符,但被拖延的时间有些多,他们的优势已经快没了。

墨祁脸上笑开了花,心中默默给秦月竹点了个赞,脚下速度却依旧不慢。

即便扫除了一些威胁,内院的敏攻系魂师不少,他依旧排不上第一。

此刻冲刺在最前方的那位,是内院的一位七环敏攻系强者,他的身后紧跟着四位六环层次的敏攻系,再然后,才是墨祁。

被那位飞行系魂师怒骂一句,秦月竹脸上依旧笑眯眯的,他看了看男学员们的情况,身后的第二魂环和第五魂环瞬间亮了起来。

“无极文字,迟滞”

“无极文字,镇岳”

四位六环敏攻系在这一瞬间如同步入泥淖之中,感觉抬腿行动都变得吃力起来,速度也在这一瞬间骤降。

而为首的那位七环敏攻系更惨,不仅双腿有如在泥淖中行走,更是受到了秦月竹的特殊照顾。

好像有一座山岳当头镇压而下,那恐怖的压力差点让他径直掉入水里。

草一种植物

那位七环魂圣周身魂力爆发,瞬间站定,一时之间忍不住骂骂咧咧,“秦月竹你这个搅屎棍等着海神缘结束你完了”

好像出手狠了一点

秦月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这下麻烦大了。

不行,一道紫牌菜肴不够。

“墨祁,三道紫牌”

墨祁早已欣喜若狂,在前面五人被拖住的瞬间再度加速,朝着第一片莲叶而去。

眼看着距离第一片莲叶不过数米,听到秦月竹的话,墨祁想也不想就高声答道:“没问题,不就是三道紫牌吗,我墨祁今天诶”

一道玄墨之色的光一瞬间落在墨祁身上,他只觉天旋地转,下一瞬间自己的位置便从第一片叶片上,变成了位于最后无人问津的叶片。

玄冥置换

短暂的沉默之后,墨祁痛心疾首,“徐明辉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搞我干什么”

原本属于墨祁的第一片睡莲叶片上,一位身形有些健硕,长相憨厚的男学员露出与自身相貌气质完全不符合的狡诈笑容来,“墨祁啊,我这叫为民除害”

“哈哈哈,明辉干得漂亮”

“就是就是”

几位刚才被秦月竹和墨祁联手拖住的敏攻系,此刻一个个笑出声来。

大仇得报啊

秦月竹站在湖畔上陷入沉思。

刚才他同意了自己三道紫牌对吧

那现在的情况,和自己没啥关系咯